首页 > 新闻 > 历史 > 正文

毛泽东为何称与蒋介石打仗是“玻璃杯里押宝”

文章来源:党史纵览
作者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10-01 12:54:31

核心提示:文中第一句话就说:“毛泽东说:‘和蒋介石打仗,我们是玻璃杯里押宝,看得准,赢得了。这个玻璃杯就是破译敌人密码工作。”

本文摘自:《党史纵览》2017年7期,作者:路福贵,原题:《尘封七十年的红军破译英雄邹毕兆》

在土地革命战争年代,红军就已经拥有了一支“制信息权”的无线电侦察部队。他们能破译敌人当时的密电码,掌握敌人最高层、最直接、最核心机密,为红军成长壮大和长征胜利做出了特殊?#27605;?。

2016年10月,笔者应湖南城步县的邀请,再次重走长征路,追忆红军老英雄。我爬上湘桂边界老山界,造访老红军邹毕兆后代,看到邹毕兆的照片、勋章和亲撰的回忆录。鲜活的事实和我历史深处的记忆融合后,我惊奇地发现,长征时任军委二?#21046;?#35793;科副科长的邹毕兆,就是?#19994;?#25105;军隐蔽战线的一位传奇式英雄。

制造“玻璃杯”的红军英雄

早在1949年10月,我就?#40092;?#20102;带领我们南下的时任湖南邵阳军分区第一任司令员的邹毕兆。当时,我是中共邵阳县委秘书处的干事,曾经给他送过机密文件,随他参加剿匪,听过他的报告。1961年,邹毕兆转业到地方任中共邵阳地委?#31508;?#35760;,我则被调到邵阳地委任常委秘书。3年后,?#19994;?#20219;邵阳县委?#31508;?#35760;,邹毕兆经常来检查指导工作。我在邵阳30年,却很少听他说起自己的英雄事迹。邹毕兆是全国政协委员,我是在抄写干部登记表时,才知道他竟然是荣获三等红星奖章的红军英雄!我隐约听说,这里蕴含着一个震撼天地的故事:红军有了“秘密武器”——破译敌人密电码!但是,具体内容却因为当年保密原因而不便多问。直到50年后的2016年,我看到邹毕兆写的万言回忆录,才得知详情。

邹毕兆回忆录写于1988年,题目?#23567;?#29627;璃杯》。文中第一句话就说:“毛泽东说:‘和蒋介石打仗,我们是玻璃杯里押宝,看得准,赢得了。这个玻璃杯就是破译敌人密码工作。”

而邹毕兆就是红军“制造玻璃杯”的“破译三杰”之一。1930年,15岁的邹毕兆参加红军,任红三军团七师组织干事。17岁时被层层推选参加总部无线电训练班。因为他读过私塾,记忆力强,摩尔斯明码背诵如流,并且有股永不服输的劲头,当年就成为红军报务员中的佼佼者。

1932年10月,中央红军总司令部二局在福建建宁成立,这是我军第一个无线电侦察单位。11月16日,局长曾希圣和报务员曹祥仁破解?#35828;?#20891;第一个密电码,这是红军无线电技术侦察发展的里程碑,中央军委通令嘉奖,并指示进一步加强工作??#32418;三军团军团长?#28156;禄?#31435;即打电话给曾希?,以“送一个好?#28304;?rdquo;名义推荐三军团优秀报务员鄒毕兆到二局。1932年12月,邹毕兆调到二局后,很快就大?#20849;?#21326;。他不仅无线电报务能力突出,而?#24050;?#20250;了破译敌人密电码。邹毕兆回忆:“我是参加曾希圣局长、曹祥仁他们破密码,因而得到经验和启发,进而能够独立破密码。”党史专家伍星说:“邹毕兆调入总部侦察台,在当班报务之余,积极学习,努力钻研破译技术,入门很快,并成为破译工作的行家里手,到1932年底,二局已破译敌军各类密码20本。”从此以后,中央红军对敌军所有密电都能破译。邹毕兆豪气干?#39057;?#35828;:“蒋介石的首脑机关?#22836;才?#26377;电台的师旅以上的司令部,他们干什么,只要通过电报,我们也就知道什么!”1933年4月至10月,中央将二局分成两部分,曾希圣、曹祥仁仍留前方??#21518;方二局?#27733;?#22766;?#26705;ㄎ业持?#21517;?ldquo;龙?#24230;?#26480;”之一)任局长,邹毕兆被调到后方二局负责破译。邹毕兆的加入,使得中革军委无线电侦技工作的局面很快打开,连续破译敌军密电,平均?#25945;?#30772;译一个,由中革军委二局转发全国各个苏区,取得实战胜利?#23578;?。

1933年7月9日,中华苏维埃中央临时政府和中革军委决定为在革命斗争中“极有功勋”的红军官兵颁发红星奖章。历史资料显示,红星奖章的颁发只有3次:1933年建军节、1934年建军节和1935年7月,?#24067;?#39041;发166枚。一等奖章获得者为周恩来、朱德、?#28156;禄?#31561;红军高级领导人;百余名二、三等红星奖章受奖者,多是红军初创时期的著名将领和战斗英雄。而战斗在隐蔽战线的中央军委二局,也受到最高奖赏。邹毕兆回忆:“1934年‘八一节,中央军委对全军有功人员颁发红星奖章。曾希圣局长获二等红星奖章,破译科长曹祥仁和?#19968;?#19977;等红星奖章(邹毕兆奖章号码79号)。由周副主席、朱总司令亲自到二局颁发,并在会上讲话。他们对二局工作给以高度评价,鼓励我们把情报工作做得更好,还亲自动员?#20826;?,讲故事,热闹到了深夜。”伍星评价说:“曾希圣、曹祥仁、邹毕兆三个红星奖章获得者是中央红军第一代密码破译专家,是中央红军当之无愧的‘破译三杰!”

粉碎蒋介石第四次“围剿”

1930年冬到1931年秋,毛泽东、朱德领导的红军,连续打?#39057;?#20154;3次“围剿”,中央苏区扩展到28个县,250万人口。但是,1931年1月,王明等取得了中央领导地位后推行了一整套不切?#40092;导?#30340;错误路线,毛泽东受到错误批判,被取消?#21496;?#38431;领导权。而恰在此时,1933年1月,蒋介石气势汹汹地发动了第四次“围剿”,他亲自兼任赣粤闽边区“剿匪”军总司令,调动50万大军,采取“分进合击”的方针,企图将红军歼灭于黎川、建宁地区。而中央红军此时兵力只有7万人。但是,虽然毛泽东人不在,其军事指导思想在。而朱德、周恩来等指挥者,又能够从实?#39135;?#21457;,采取机动果断措施;同时,更重要的是,由于毛、朱、周对无线电技术侦察的重视,红军已经能够全部破译敌军密电,取得了一面倒的“制信息权”。因而,第四次反“围剿”又取得了伟大的胜利。

邹毕?#33258;?#22238;忆录中说:1933年1月,红军由黎川向金溪北进,看准了孤立于黄狮渡的敌人,将该敌第五师十三旅消灭,活捉旅长周?#30475;?,威胁抚州。蒋介石派吴奇伟九十师由抚州进到浒湾,向金溪北进犯。总司令部决心歼灭该敌。我军部队1月8日拂晓出发,但是吴奇伟几时前进的电报尚?#35789;?#21040;。天大亮了,红军各部尚在原地待命。大概8点过后,才收到吴奇伟师出发前进的电报。我们破译科立即破译出来。有了这个电报,红军各部便分头向指定的阵地开进。吴奇伟的铁军第九十师,遭红军痛击,损失惨重,狼狈败回??#32418;军得胜?,紧接着回军进攻南丰。在红军攻城时,蒋介石调动大军分3路企图断我后路。?#28304;?,朱德、周恩来根据我们破译的敌军密电,准确地判断出敌军意图。当机立断,毅然采取退却,?#25932;?#35825;敌深入作战方针,以一部兵力继续佯攻南丰,将主力部队从南丰撤围待机打援。敌人增援南丰的主力2个师,?#28304;永?#23433;经太平圩、登?#27733;?#21521;南丰挺进。2月26日,敌五十二师和五十九师,分左右两路行军,中间是一座高山,两边山峦叠嶂,林木茂密,?#29615;?#38754;军总司令部将红军分成左右2个纵队预先埋伏在?#26399;?#22823;山中。27日拂晓,红军突?#29615;?#36215;猛攻,将敌五十二师拦腰切成数段,全歼敌五十二师,师长李明毙命。与?#36865;?#26102;,右翼纵队?#31361;?#33324;地冲下山来,全歼?#35828;?#20116;十九师4个团,而且生俘其师长陈时骥。蒋介石仍不?#24066;?,再以2个师,从?#26032;?#20877;向广昌前进。我军又于3月21日在草台冈将陈诚的王?#39057;?#21313;一师基本歼灭。就这样蒋介石的第四次“围剿”?#29615;?#30862;。

险些活捉蒋介石

邹毕兆回忆说:“我们制造的大玻璃杯,把这位委员长?#37096;?#22312;里面。蒋介石变成了我们日日夜夜控制着的杯中人主角。蒋介石到死也不知道他的密电全部为共产?#31216;?#35793;了。真可谓,虚空者心安,不悟者无恨。”

邹毕兆回忆:“‘围?#21496;?#24635;指挥陈诚听到第十一师被歼?#21335;?#24687;,急得吐血。蒋介石也十分痛心,在给陈诚的手谕中说:‘此次挫失,惨凄异常,实有生以来唯一之隐痛。蒋介石在第四次‘围剿遭到惨败后,还打肿脸充?#32959;?。他亲自来到崇?#39135;?#35802;的?#26032;?#20891;指挥部视察。我们从破译的敌人电报中,确悉蒋介石定于日间取水路回南昌。聊以观山?#20843;?#33394;,‘示?#20255;?#32780;不馁。周副主席、朱总司令立即指派了截击的部队。崇仁的河,水不大,容易截击??#21518;来敌人电报?,蒋介石临时改乘汽车,侥?#19994;?#36208;脱了。”

对我军破译?#35828;?#20154;的全部密电,不仅蒋介石不知道,就是国民党高级将领也一直蒙在鼓里。1933年,红军在登?#27733;?#38468;近一举消灭了国民党2个师,国民党名将李默?#20013;?#24773;?#21520;?,就给在上海的夫人用密码发了一首诗。其中两句是:登?#27733;?#30036;登仙去,多少红颜泪枯干??#21518;?,国共合作抗日时期,周恩来在西安见到李默庵说:“你的诗写得不错。”并念出了其上述两句。李默?#22336;?#24120;吃惊。

绝地逢生,四渡赤水

1935年1月17日,遵义会议胜利结束。毛泽东重新指挥红军,为革命带来了生机。1月19日,中央红军分3路向贵州土城推进,准备北渡长江,进入四川,与红四方面军会合。1935年1月28日清晨,在土城与刘湘的川军发生激战。由于当时对敌情判断不准,原计划歼敌3个团。可是越打越多,敌人实际是8个团??#32418;军?#36865;?#19981;?,朱德亲自挥枪上阵,干部团也被派上了前线。

这次对敌情判断不准,是由于军委二局对最新遭遇的四川军阀电台还没有来得?#23433;?#25511;。这些川军电台使用的密码,不仅是“自编本”,还是复杂的“来去本”。当时二局组成人员是:局长曾希圣、?#26412;?#38271;钱壮飞;一科(破译)科长曹祥仁、副科长邹毕兆;二科(校译)科长李作鹏;三科(侦收)科长胡立教,有侦察电台6部、技术人员30多人。由于战事紧急,曾希圣、曹祥仁、邹毕兆3人彻夜工作,突击破译。二局侦收科贺俊侦回忆说:“贺俊侦负责侦听,邹毕兆当即破译密电。”邹毕兆回忆:“郭勋祺旅是新接触到的。只能在战斗中边收报边破译。经过通宵达旦的工作,也就破译出来了。”这才把敌情完全弄清:红军周围已布满?#35828;?#20891;,仅仅剩下一个东南方的口子还没合拢。中央收到二局准确情报后,立即改变作战计划,西渡赤水河,跳出了重围。这是红军的一次生死之战,在二?#21046;?#35793;敌人密码之后,才睁眼看到十面埋伏、万丈深渊,让红军绝地逢生。

避实就虚,长征以来第一个大胜仗

1935年2月18日,毛泽东指挥红军二渡赤水,回师黔北。由于黔北敌人兵力空虚,红军又知己知彼,于是胜仗一个连着一个??#32418;军先?#23546;?#23665;?,再占遵义城,消灭了贵州军阀王家?#19994;?#20027;力。

邹毕兆说:根据二?#21046;?#35793;密电,红军发现中央军吴奇伟纵队的2个师已经孤军深入到遵义之南。毛泽东立即抓住了这个稍纵?#35789;?#30340;战机,中革军委于2月28日零时发出作战命令:“一、三军团应不顾一切疲劳,坚决猛追该敌。”在追击中,二局在关键时期?#21046;?#35793;密码,侦察到吴奇伟的军指挥部设在遵义东边的?#26131;?#38138;,只有一个团的兵力警戒。毛泽东当机立断,派出第一军团从水师?#30001;?#36807;去。吴奇伟吓得屁滚尿流,带着一个?#29228;?#36867;。他和军部几个人逃过了乌江,立刻把浮桥砍断,让随行一个团的1800多官兵成了红军的俘虏。总之,二渡赤水后,中央军委根据二?#21046;?#35793;密电,“在敌情非常严重的情况下,5日之内,击?:图?#28781;国民党?个师又8个团,俘敌约3000人,取得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”。

“假传圣旨”,避免一场大血战

1935年3月21日,红军主力欲南渡乌江。当日,二局截获国民党军的密电:周浑元、吴奇伟2个纵队6个师的部队正由茅台地区向金沙方向前进,距红军只有30公里的路程,一天就能赶到。同时,在乌江南岸20余公里处,也有国民党军3个师的兵力。而红军要安全?#23665;?,至少需要3天时间。敌我双方如无?#29615;?#25913;变行动时间?#22836;?#21521;,很可能会重演如湘江战役那样的血战局面。

深夜,在沙土的紅军总指挥部里灯火通明,中革军委在一起研究对策。曾希圣提出一个妙计,就是利用红军掌握的国民党军的口令及密正码和电文格式,冒充正在贵阳的蒋介石给周浑元、吴奇伟发电,命令他们向泮水、新场、三重堰方向前进,从而将敌这两部主力调开。毛泽东、周恩来等领导人听后拍案叫绝,肯定这个方法?#23578;?。假电报发出后,周浑元、吴奇?#23433;?#26524;然“遵命”向偏离红军?#23665;?#22320;点的方向前进,红军由此争取了3天时间,渡过乌江,避免了一场不利的血战。中央红军全部南渡乌江,就此跳出了国民党军队的合围圈。据邹毕兆当年对二?#21046;?#35793;科记录:在贵州省破译敌人密码达180本,平均每天2.7本。毛泽东说:“二局就是红军的科学千里眼、?#25764;?#32819;。”

“再借东风”,顺利渡过金沙江

四渡赤水之后,红军进入云南。蒋介石派飞机侦察,发现红军有北上可能,立即命令国民党军队“星夜兼程围追堵截”。其中,国民党第十三师距离红军后卫部队只有一天半的路程。中央军委?#35272;?#24179;回忆:1935年5月4日,军委总司令部在云南的皎?#34121;?#28193;口一个山洞内,军委二局?#21046;?#35793;敌人密电,得知国民党第十三师师长万耀煌为了保存实力,不愿孤军深入尾追我军,便向蒋介石谎报,在其前进的方向上,没有发现共军的形迹。毛泽东据此密电认为可以利用这一矛盾,赢得四五天时间。他用红铅笔指着地图,?#32422;?#20010;?#25991;?#35828;:你们知道三国时代诸葛?#20004;?#19996;风的故事吗?我们现在借用蒋介石与万耀煌的矛盾,把主力部?#25317;?#21040;这里来?#23665;?。于是,在5月5日电令因无船不能?#23665;?#30340;红一、三军团沿小道兼程向皎?#34121;?#27719;集,部队按时赶到,?#26469;味山?,于5月9日到达北岸。当万耀煌师按蒋介石的手令,于10日赶到江边时,红军已全部渡过了金沙江,渡船已在北岸被烧毁。

毛泽东点名随身带走的红军英雄

红军跳出敌人包围圈后,踏上北上抗日之路。邹毕兆回忆:“过草地到巴西时,军委二局住在前敌总指挥部。总指?#26377;?#21521;前,政治委员陈昌浩,?#25991;?#38271;叶剑英。约在9月9日黄昏时,叶?#25991;?#38271;通知我们立即回中央军委驻地,并要曾希圣、曹祥仁和我先走,二局单位随后赶来。我们到军委驻地时首先见到?#28156;禄?#20891;团长,他见我们来到高兴极了,像是松了口气。这时才知道张国焘擅自命令红军返回,再过草地南下,中央决定率第一、第三军团继续北上。气氛很紧张,部队正在加强戒备,?#21592;?#19975;一。”

中央军委二?#30452;?#21153;员钱江回忆更详细:“9月9日,前敌总指挥部领导我们工作的?#25991;?#38271;叶剑英忽然来到二局,通知曾希圣局长,说毛主席指示要二局随同中央立即北上,应秘密做好出发准备;同时要他和曹祥仁、邹毕兆3个同志立即到三军团驻地去,并且告诉留下的同志迅速准备,待命行动。他特别?#24247;?#32477;对保守秘密。我们无法抑制内心?#21335;?#24742;。10日凌晨,按照预定计划大?#24050;?#36895;行动,拂晓前到达三军团驻地,就地停止待命。这时才见叶?#25991;?#38271;一个人牵了马?#28216;?#20204;来路走过来,见了我们就开玩笑说:‘我开小差来?。?#21518;来听说那晚上他的马未?#26635;?,走的时候连警卫员?#22025;?#21578;诉,是只身牵着马出来的)。我们也笑着向叶?#25991;?#38271;说:‘我们是开大差来!不久天大亮了,二局的?#28216;?#24102;到集合的地方,见到曾局长、曹祥仁、邹毕兆正在焦急地?#21364;?#25105;们。不?#38376;?#32769;总来了,毛主席也来了。他们看到二局的同志很高兴,都笑着问好。毛主席当时?#32422;?#21512;在那里的全体直属机关同志讲了话,?#24247;?#25191;行中央北上方针的正确性。当时空气是很紧张的,但是毛主席镇定自若,说完后我们立即上路。11日,到了俄界,中央召开会议,决定将一、三军团和中央、军委直属单位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,继续北上。”

在党中央和红军最危急的时刻,毛泽东都念念不忘军委二局,尤其是3位破译密电的英雄。由此可见无线电侦察破译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。

为西北革命大本营奠基礼做好情报保障

1935年10月19日,军委二局随军委纵队到达陕北吴起镇,立即?#24230;?#20102;对国民党西北“剿共”总司令部电台和“围剿”军各部电台的侦察。邹毕兆回忆:“各個军阀部队的密电编码水?#22870;?#33931;介石?#38556;?#24046;距很大。”11月4日,军委二?#21046;?#35793;敌人密电,敌五十七军4个师和六十七军的1个师,分别由甘肃合水和陕西富县两个方向对进,妄图围歼红军于葫芦河以北地区。他们的行踪,每天都在二局监视之下。20日10时,毛泽东、?#28156;禄?#19979;达作战命令:“21日歼敌一〇九师于直罗镇。”21日拂晓,红一、红十五军团协同对直罗镇之敌一〇九师发起?#22303;?#36827;攻,全歼该敌。翌日凌晨,?#21046;?#35793;敌人密码,得悉敌一〇六师、一一一师、一〇八师的态势。23日,红军主力转入打援,再歼敌人1个团。直罗镇战役,红军?#24067;?#28781;敌军1个师另1个团,毙敌师长牛元峰以下官兵1000余人,俘敌5367人,缴获长短枪3522支,轻机枪167挺,打破了国民党军对陕甘苏区的第三次“围剿”,为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隆重的奠基礼。

1936年12月,中革军委决定红二、红四方面军技术侦察情报部门集中到军委机关所在地保安,并入中革军委二局。邹毕兆被提拔为军委二?#21046;?#35793;科长。邹毕?#33258;?#38544;蔽战线的历史功绩,再次被党中央以组织形式落实。

邹毕?#33258;?#35814;细记录了中央红军破译工作成果,取名为《心血的?#27605;住?。1942年3月,邹毕兆到延安中央党校学习,将《心血的?#27605;住方?#30001;二局局长曹祥仁保管。3年后,曹祥?#35270;?#23558;其转交给接任的彭富九保存。这本《心血的?#27605;住?#24050;经成为历史文物,成为我军技侦部门档案馆的“镇馆之宝”。邹毕兆回忆:“从1932年10月至1938年1月的6年多时间内,军委二局?#36130;?#35793;蒋、湘、粤、川、桂、黔、滇、马鸿逵、张学良等中央军和地方军的各种密码达1050多个,全部破译成功。而我们红军的密电,却没有一个被敌军破译!”

军委二局和邹毕兆的不朽功绩,必将?#26469;?#21490;册。

大视窗

使命召唤ol全部角色
索尼线上商城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贴吧 彩票技巧规律和口诀 车模美女 棋牌娱乐app 时时彩五码出号方法 久丰国际 娱乐注册登录 快速时时开奖 即时比分 500本金6码规划倍投单